绿色勘探及其实施方法研究

2021-08-31

发表时间:2021-08-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关凤峻 姜来峰 刘卫东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是管全局、管根本、管长远的导向,具有战略性、纲领性、引领性,它指明了我国“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和发展着力点。

  为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快矿业转型和绿色发展,推动矿业领域生态文明建设,原国土资源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国土资发〔2016〕63号),原国土资源部等六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的实施意见》(国土资规〔2017〕4号),全面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工作。为指导地勘单位及企业践行绿色理念,推动绿色勘查,自然资源部发布了《绿色勘查指南》(T/CMAS 0001-2018),这是我国第一个绿色勘查团体标准,标志着我国的绿色勘查工作已开始进入制度化、规范化的新阶段。

  当前,勘探行业正处于深化共给侧改革结构调整、转型阶段,推进绿色勘探工作尚存在诸多问题和难点,绿色勘探理念尚未全面形成,本文阐述绿色勘探相关概念、名词、术语及实施方法。

  正确理解“绿色”的内涵

  对于绿色发展应该形成共识。第一,绿色发展包括但不限于污染治理、环境保护,它有更宽的范围,包括绿色制造、绿色流通、绿色融资、绿色创新,一个完整的绿色经济体系逐步形成。第二,绿色发展不是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修补,而是与之相竞争并可能获胜的、更具优越性的一种新发展模式。传统增长方式的成本和绿色发展方式的收益过去是外部化的,我们要把它内部化,重新定义投入和产出、收益和成本。最后不能把绿色发展看成经济增长的代价,甚至认为拖累了增长速度。如果从绿色经济体系的角度看,绿色发展既是减法,更重要的是做加法和乘法。做减法,就是我们讲的治理污染,而做加法和乘法则是形成消费新动能、创新动能和增长新动能。

  “绿色发展,就其要义来讲,是要解决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问题。人类发展活动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否则就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这个规律谁也无法抗拒。”“纵观世界发展史,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更加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科学论断,极大地影响和改变了中国的发展理念、发展思路、发展方式和发展未来,引领中国迈进了绿色发展的新时代。

  绿色发展是在传统发展基础上的一种模式创新,是建立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的约束条件下,将环境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的一种新型发展模式。一是要将环境资源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内在要素;二是要把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作为绿色发展的目标;三是要把经济活动过程和结果的“绿色化”、“生态化”作为绿色发展的主要内容和途径。

  绿色勘探应将“绿色化”融入地质勘探全过程作为主要工作内容和途径,利用高效快捷、节能降耗、安全环保的勘探方式,实现地质勘探的高质量发展,其结果是“生态化”的。

  绿色勘探的相关概念

  1.绿色勘探的定义与内涵

  (1)目前,尚没有“绿色勘探”的准确定义,依据勘探的生产规律和时代发展的要求,笔者认为,可将绿色勘探定义为:“遵循生态原理和生态经济规律,将绿色发展和环保理念融入到勘探工作的全过程,借助绿色勘探技术和信息数字化技术手段,节约资源和能源,避免、消除或减轻对生态环境的污染和破坏,使生态负效应最小化,并把勘探所产生的废弃物进行无公害处理和绿色固化处理,结束后进行环境修复治理的持续活动。”

  (2)绿色勘探的内涵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①坚持“绿色化”环保理念;②利用绿色勘探和信息数字化技术;③节约资源和能源;④生态负效应最小化;⑤勘探的工作范围不仅限于矿产地质勘探;⑥事后及时修复治理。

  (3)绿色勘探技术是以绿色发展为基本理念,遵循生态原理,运用环保和生态知识,改进和创新组合勘探设备与工艺技术及方法,所形成的节能高效、安全环保的技术体系。

  (4)技术创新是绿色勘探之本。从源头减少和控制勘探过程中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变“先破坏,后治理”为“少破坏,少治理”或者“不破坏,不治理”,就必须依靠先进的勘探技术、工艺和方法。环保和生态知识是绿色技术不可缺少的要素,绿色技术创新是环保和生态知识的应用。

  由此可见,绿色技术是一种减少污染、降低消耗和改善生态的技术体系,是与生态环境系统相协调的新型的现代技术系统。

  2.绿色勘探的基本原则

  (1)秉承绿色理念,地质勘探全过程中坚持以人为本,注重生态保护和人身健康安全,坚持保护优先,始终将“绿色化”环保理念贯穿于勘探活动的全过程,布置勘探工作优先考虑保护生态环境。

  (2)坚持科技创新,充分依靠科技进步和管理创新,采用先进的技术、方法、工艺和设备实施地质勘探工作,最大限度地避免或减轻勘探活动对生态环境的扰动、污染和破坏。

  (3)坚持因地制宜,结合勘探作业区的实际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条件,尊重当地民俗,构建和谐氛围;采用适宜的勘探手段、环境保护和恢复措施,统筹兼顾勘探、人与自然和谐、生态环境和社会综合效益。

  (4)将绿色勘探管理内容融入日常工作,把保护生态环境作为勘探活动中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制定相关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治理规章制度及保障措施,避免重复勘探对生态环境的二次影响。

  3.绿色勘探的范畴

  绿色勘探应包括勘探装备、物化探与遥感勘探、钻探、坑探(含槽探、井探)安全、信息数字化管理等。

  (1)绿色发展是建立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的约束条件下,将环境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以效率、和谐、持续为目标的一种经济增长和新型发展模式。既要求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又要求资源节约和高效利用。

  (2)绿色矿山是一种综合考虑资源开发利用和环境影响的现代矿山建设模式,其目标是矿产资源的开发从设计、建设、生产、服务期满的整个生命周期中,资源利用率高、对环境负面影响小、综合效益大,使矿山企业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得到协调优化的生产模式。

  (3)绿色勘查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以科学管理和先进技术为手段,通过运用先进的勘查手段、方法、设备和工艺,实施勘查全过程环境影响最小化控制,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生态环境的扰动,并对受扰动生态环境进行修复的勘查方式。

  地质勘查是整个矿业的基础和产业链的上游,勘查是矿业开发前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矿业转型的重要源头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能否实现绿色勘查将直接影响整个行业的绿色发展,乃至生态文明建设的整体大局。

  绿色勘查的核心是理念,之本是技术创新,和谐双赢是目的,关键在理念,重点在技术。绿色勘查最终的目的就是让党和政府满意,让所在地群众满意。

  (4)绿色勘查是当今地质行业的一次革命,那么绿色勘探就是这次革命的主战场,是实现绿色勘查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践行绿色勘探是勘探者的责任和使命。

  从“探采一体化”角度而言,绿色发展、绿色矿山、绿色勘查、绿色勘探具有依次包含关系(图1)。

             图1 绿色发展-绿色矿山-绿色勘查-绿色勘探

  用“全生命周期管理”统筹绿色勘探工作

  生命周期是指事物从产生到消亡的整个过程所经历的全部时间。建设项目全生命周期是指建设项目从决策设计-项目实施-运营维护-项目翻新或结束拆除所经历的全部时间。

  生命周期管理是通过一套工具和方法论来系统、周密、长期考虑和规划矿产资源的勘查、勘探、开采和运营。矿产地质勘探不局限于地质找矿一个局部或者一个阶段工作。具体来说,从地质立项和预查阶段开始,就要以前瞻性的眼光来构思、布局未来,不能只局限于勘探局部,要为未来合理开发利用和矿山建设、开采运营进行谋划,基于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等信息化数字技术手段,提高勘探成果与资料的综合利用,减少重复勘探工作量和资源浪费,确保矿产资源的可准确率和利用率及经济性,助力地质勘探全生命周期管理。

  绿色矿山全生命周期管理就是对绿色矿山的各个阶段进行统筹谋划、系统管理(图2),体现矿山“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综合效益的最优化。

            图2 矿产地质-矿山地质勘探全生命周期业务流程

  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

  地质勘探工作结束后,要进行“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即对受扰动和破坏的生态环境进行修复。

  设施是为进行某项工作或满足某种需要而建立起来的机构、系统、组织、建筑等,如工程设施、军事设施、卫生设施、防洪设施等。

  退役是退出现役或服预备役期满后停止服役。

  设施退役是指设施使用寿命期限到期或重大缺陷报废停止工作。

  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是为查明矿产资源储量与开采利用的技术条件、或查明和确定适合的各类地基持力层及其承载力,了解和获取地下深部的地质情况与资料而构建的调查研究工作场地,其使用寿命期限到期或重大缺陷报废停止,指导后期综合利用所采取的健康安全及环境保护的工作。

  “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一词源于我国铀矿地质勘探设施治理。

  我国的铀矿地质勘探工作始于1955年,经过几十年的艰苦不懈努力,为我国的核工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鉴于当时的国力情况(急需核资源)和技术水平,极为重视找矿效果而缺乏环境保护的意识,在地质勘探过程中,采用的是槽探、浅(竖)井、大口径岩心钻探、坑(硐)探等陈旧落后的勘探设备和传统粗放的勘探作业方式,对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遗留了大量的剥土、坑(井)口、废(矿)石堆、探槽,分布于全国20余个省区市。探矿坑道采掘出来的废渣堆积或排放于地表,废渣、废水,不同程度地污染了地面、草场、河滩等,挖掘过的坑口、探槽等对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也产生了一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自1990年以来,我国核工业地质系统全面开展了铀矿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工作,实施后较好地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和辐射影响,消除了环境安全隐患,也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获得了显著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铀矿地质勘探设施退役治理工程开展至今,遵循“一次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已形成了一套自上而下完整的技术标准、管理实施体系和验收规范,各工程子项基本形成了相对固定的退役治理方法,为我国金属、非金属矿山地质勘探设施的退役治理起到很好的示范和借鉴作用。

  (本文作者:关凤峻,自然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咨询委员,原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姜来峰, 中关村绿色矿山产业联盟绿色勘探专业委员会主任,倬方钻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卫东,中关村绿色矿山产业联盟绿色勘探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倬方钻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